澳门金沙在线娱乐

作者:午夜狂响曲  魔主入侵最新章节  魔主入侵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魔主入侵最新章节第八十六章大罗天的那点小事(18-08-31)      第八十五章找人(18-08-31)      第八十四章天地(18-08-31)     

第二百八十章一生

  
  江堂最终还是无法理解有钱人的烦恼。
  白桑把车开到酒庄,可在江堂看起来,更像是一处度假山庄,布置得很古风,优雅。
  “风水不错。”江堂随便说了一句。
  “你还懂这个?”白桑有些意外。
  江堂白了白桑一眼道:“我在装逼没看出来?”
  白桑一呆,然后很是慎重道:“真没看出来!”
  江堂两人来得有些突兀,因为酒庄似乎在举办什么活动,他们连邀请函都没有,不过白桑根本不需要这东西,那些迎宾也不敢阻拦,反而陪着笑领着白桑与江堂进入酒庄。
  酒庄里此时上演了一场聚会,人很多,男的西装革履,女的各色晚礼服,江堂两人的出现没有引起任何关注,大家还是三五成群聊得很是开心。
  白桑如进自己家一样,一路带着江堂七拐八绕,直往他小叔酒窖奔去。
  江堂随便扫了一眼,不由哭笑不得道:“永远喝不完的八二年拉菲。”
  “假的。”白桑瞥了一眼便冷笑一声,径直来到一副酒架前,拿起一瓶举了起来道:“这才是真的。”说完,就拿着酒走到一张桌椅旁,抓起桌上的开瓶器的便开始拧。
  “得醒一下,想喝什么随便拿。”白桑十分豪爽。
  “不用。”江堂坐到白桑对面,看着醒酒瓶喃喃道:“如果你想从醉死梦生中醒过来,会怎么做?”
  白桑皱眉想了想,道:“我会开着我最心爱的车,到海山上,一跃而下,来一场从未体验过的旅行,呵呵,可我现在最爱的车都不知道在哪。”
  “死吗,对我没用。”江堂在医院时就试过,根本没用,割脉,跳楼,撞墙,无论用什么办法,下一刻突然就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床上,宛如是在做梦。
  “那是你根本不想死,我找不到喜爱的车,也是一个借口,想死却不想死,很怪,但我觉得很多人有这样的想法。”
  白桑突然间就如穷桑一样,看破了很多。
  “我是有放不下的东西,可是在这里即便完成了有用吗?”江堂迷茫了。
  “有没有用我不知道,不是都说了嘛,试试才知道!”
  酒醒了,白桑给江堂斟了一点,看着江堂有模有样的晃动着高脚杯,白桑不由嗤笑一声道:“别装了,喝吧。”
  江堂抿了一口,立即便皱眉道:“难喝。”
  “哈哈哈哈,就是因为难喝它才贵呀!不难的事情,没有挑战力,什么时候你把难喝的东西喝到好喝了,你就无敌了。”
  江堂似有所悟,人生多苦,欢乐犹在,随自己心意而去吧。
  两人正喝着,忽然有人声传来,似乎有不少人从上面下来了,为首之人还在口落悬河,说他珍藏了多少好酒,但一看到白桑和江堂后,脸色便是一沉,再一看他们桌上的酒,这人脸色登时就黑了。
  “小桑你又偷我的酒喝!”来人怒气冲冲道。
  “酒不拿来喝拿来干什么?观赏?那是浪费!”白桑没有一点知错的样子。
  “气死我了。”来人大怒,冲过来拿起醒酒瓶就给自己倒了小半杯,然后一饮而尽,扭曲着脸回味片刻后道:“呃啧,知道吗,这酒让我感觉到赤着脚,奔跑在马尔代夫拖尾沙滩上,阳光,美女,一位钢琴大师在奏乐,奏的还是蓝色的爱,一位白裙姑娘在旁跳舞,舞姿很美,脚丫带起的沙粒如雨点般,一滴,一滴,落在我的心头,啊……”
  江堂笑了,这什么跟什么啊?一瓶红酒非让这人喝出了撒尿牛丸的感觉。
  “别恶心人了。没事赶紧出去。”白桑催出道。
  “小桑你真是怕痒了吧。”白桑小叔真是动怒了,但说完后便不理会白桑,而是招呼进门后便忍住的众人,并且拿起桌旁架上的酒杯,慢慢斟酒,慢慢谈论这瓶酒的历史,说得真是慷慨激昂,江堂实在是听不下去了,起身正准备离开,却迎面看到一位身穿黑色深蓝晚礼裙的美人。
  “虞医生。”江堂有些意外,但转念一想,突然明白了。
  “看来你真是完全康复了。”虞医生对江堂笑了笑,这看在别人眼里很是不爽,特别是一些西装革履的青年。
  江堂点头,道:“嗯,但我出院后,老是失魂落魄的,怕是心里留下了创伤。”
  “哦,不会是抑郁症吧?你得抽空看看心理医生。”虞医生担心道。
  “我的情况我很清楚,不是这些,只是想你想的,为了让我康复,看来我等问一声,愿嫁吗?”
  其余人都傻了,而虞医生心惊片刻,便羞涩道:“江堂你喝醉了。”
  “那你就当是醉话,说完了,我就好了,你不用在意,你很漂亮,让人心动,很闷骚,但在我面前可以尽情释放,而我,什么情况你很清楚,到这种地方都是沾了别人的光,我这一身衣着是我存几年钱都买不起的,所以,也是人送的,如不嫌弃,咱们挑个日子,恋爱一生。”
  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,虞医生居然走到桌边,拿起醒酒瓶,对着嘴一口气吹光后,转身便对江堂是毫不犹豫的点头应下,然后喜滋滋的挽着江堂的手,哼起了婚礼的曲调。
  虞医生似乎喝了很多,此刻是在发酒疯,然而谁也没料到,他们真的成婚了!
  只有江堂明白,这个世界,只要他想,去做,就没有不可能!而且没有挫折!
  在这里,他可以肆意的放纵,享受从来没有享受过的一切。
  但江堂没有索取,他只是很平淡的过着自己的日子,他继续做着自己的搬尸工,虞医生也不介意,婚后越加甜蜜,他们生儿育女,看着儿女长大,看着父母老去,时间,是怎么留也留不住。
  匆匆五十年,江堂送走了很多人,这其中包括了他的父母,两位老人走的很安详,他们的晚年很好,俩曾孙都抱上了,四代同堂。
  晚年的江堂,早已退休,闲暇时,他就做作人偶。
  虞医生也退休了,她喜欢枕在江堂腿上,无声胜有声。
  六年后,虞医生也走了,江堂送走她时,看到她眼里有着不舍,留念,还有心疼!
  “我这一生,没能给你多少欢乐,有的只是枯燥,但你却能从枯燥中尝出了甘甜,可我由始至终,都觉得那酒,很难喝。”
  当江堂把这番话说出来后,他眼前一黑,不自觉就闭上了眼睛,当他再次睁开时,眼前是一片的虚无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2-15 17:34:59  ExecTime:0.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