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在线娱乐

作者:午夜狂响曲  魔主入侵最新章节  魔主入侵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魔主入侵最新章节第八十六章大罗天的那点小事(18-08-31)      第八十五章找人(18-08-31)      第八十四章天地(18-08-31)     

第四十六章前往无渊海

  
  “高师妹以后可要离他远一点!”说话的女弟子乃是清灵洞的余心念,也是这一届遁法第一的年轻弟子。
  “桃花劫!”忽然,另一名女弟子对着高道:“我观江师弟面相,发现他面无笑窝,眸中光彩隐犯朦胧,略显惆怅,此为情迷,加之……他这一行怕是桃花遍地,劫难重重啊!”
  这名女弟子乃焚心洞的宁媛淑,仙宗三十岁以下的卜道第一人!
  故此她的话,让在座几位深信不疑,同时也勾起了所有弟子的兴趣,纷纷厚着脸皮让她算一算姻缘或者此行福祸。
  “听到没有,桃花遍地啊!”虞嫦躺在江堂腿上,巧笑嫣然道。
  江堂叹了一声,尝试了一下动动身子,却毫无感觉,显然是被虞嫦给下了禁制,不由惆怅道:“还有劫难重重啊。”
  “那也是你自找的!”虞嫦说着,伸指搓了搓江堂浅浅的酒窝道:“这不就是笑窝吗?”
  “笑窝是笑了才会出现,这是酒窝。”江堂说完,沉默片刻实在是忍不住道:“你对我的情那是凭空想出来的,爱?呵,这东西是什么?一起凑合过日子?别傻了。”
  虞嫦笑着伸出双手缠住江堂脖子,将他的脑袋掰下来,四目相对道:“你越是这样,我越爱你!”
  江堂笑了笑,道:“我喜欢你。”
  虞嫦顿时痴迷道:“再说一次。”
  江堂深吸一口气,目光比虞嫦更为的痴迷,喃喃道:“我喜欢你,从看到画像那一刻我就喜欢上你,无论你是否喜欢我,不理我,拒绝我,甚至和别的男人在一起,你们结婚,上床,生儿育女,我还是喜欢你,那怕你死了,无数年以后,只要我活着我都会想念你,无时无刻。”
  虞嫦愣住了,红潮飞的爬上她的双颊。
  在她发呆间,江堂眼中的痴迷瞬间消失于无,嗤笑道:“这才是爱,它是无私的,你没有,你不是靠着执念修炼吗,现在我就破了你的执念,你爱我一尺,我爱你一丈,来啊,互相恶心吧。”
  前世活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,江堂所受到的熏陶岂是虞嫦这种苦修士能够比拟的。
  江堂自以为,虞嫦吃硬,那就来软的,反正总有一种是她不喜欢的!
  可是,虞嫦听后双颊绯红,气息是越来越粗,终于,她突然翻身就将江堂扑倒,满目血丝,气喘如牛道:“我受不了了,我要得到你,让你天天对我说这番恶心死人的话,无时无刻!”
  “卧槽,口水口水,擦……啊,呕,你恶不恶心啊!”江堂崩溃了。
  虞嫦的表情宛如要把女学生霸王硬上弓的大叔,真把江堂恶心坏了!
  “真是爱死你这样看着我了!”虞嫦看着江堂厌恶的目光,是越来越兴奋,终于把持不住,蹭了蹭嘴角的口水后,把脸凑了下来。
  江堂目中光彩一散,眼看魔化之际,胸膛突然射出一道黑光,与此同时,虞嫦面色一惊,瞬间脱离江堂站立窗前,冷冷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。
  穷桑扇动着双翼漂浮在江堂身上,冷冷盯着虞嫦道:“你想害死小江子吗,你如果对他下手,你娘必然会杀他。”
  “你还有脸说!”这声怒斥出至江堂之口。
  如果不是穷桑,江堂会去飘渺峰吗,不去或许就没事了,现在,被这疯女人缠上,他等于同时和逆空山与仙宗为敌啊!
  “唉,俺也没想到她真是痴情仙子后人。”穷桑的话,江堂根本不信!
  “你究竟是何方妖孽,缠着堂堂想图谋什么?”虞嫦冷冷的凝视穷桑片刻,忽然转头对着江堂和颜悦色道:“堂堂过来,嫦儿保护你。”
  “滚。”江堂怒斥一声,对着虞嫦和穷桑无力道:“求你们别搞了行不行,我只想好好修炼,虞嫦,把禁制解开吧。”
  虞嫦却得瑟道:“叫声嫦儿来听听。”
  江堂额头青筋直跳,斜眼看着穷桑沉声道:“信都是他写的,他就是闲得蛋疼没事干拿你来戏弄懂不,你是要和逆空山本家联姻的女人,我是要灭了逆空山本家的男人,你不杀我我很感激,有朝一日我杀上逆空山时,也会放过你夫家一脉,你若杀我,来世我依然会回来,将逆空山和仙宗连根拔除。”
  “霸气啊小江子!”穷桑赞许道。
  “嗯,霸气!”虞嫦痴迷道。
  “沃特?”江堂完全不知这有什么霸气的?
  “你这话,简直在宣告要灭了美利坚。”忽然,江堂胸前黑光一闪,东方浮现而出,对着虞嫦道:“你掌控不了江堂,即便仙宗默许也不可能,放弃吧。”
  “你这样说,她就更不可能死心了。”穷桑嘿嘿笑道。
  东方白了他一眼,又对虞嫦道:“随你,不过穷桑说得没错,你不想江堂死最好别碰他,如果你能答应,我也可以保证有朝一日你们必然结成道侣,毕竟江堂是喜欢你的,当然,前提是你没有成婚。”
  “真的?”虞嫦看向江堂。
  江堂一愣,发现穷桑和东方都对他点头,他无奈低下眼帘,哼出一声:“嗯。”
  虞嫦顿时心花怒放的骂道:“骗子!”
  “什么鬼?”江堂无语,这算接受?
  “疯子是没有逻辑的。”东方用汉语说完,就飘入了黑匣。
  “和傻子是一线之隔。”穷桑也用汉语说完跟着回黑匣了。
  虞嫦就算再聪明伶俐,修为高深,也不可能彻底听懂一门外语啊!
  虽然她借助七星幻阵,解开江堂人偶里面的精神烙印,并传递给她,使自己进入江堂精神中,却也只能通过精神明白,而不知语言。
  这就是七星幻阵的唯一弊端,没见过的,没感受过的,它都不会出现,特别是通过精神烙印。
  反过来说,阅历越丰富,陷入幻阵后越难以自知。
  但是,如果有人坐镇则不同了,只是虞嫦还没到这一步,以她心境,突然涌入大量他人制造的情绪,感知,心态,那将终生陷入幻觉,即便出阵,也是浑浑噩噩,真假不知,或许连自己都不知自己是谁。
  画舫二层的一切动静,一层弟子们都没有察觉到,依然在有说有笑,却是没人敢提起江师弟到底和小师叔祖在上面干什么!
  灵舟速度飞,一天一夜便可远行万里,然而前方海域似没有尽头,三天后才出现了一片冰原。
  灵舟片刻不停,飘上冰原后依然飞前行,直到飞跃过一道冰川大峡谷后,灵舟才停了下来。
  虞嫦出现在船前,脸上是神采奕奕,丝毫不显疲惫,反倒是九名弟子因为连日的枯燥,显得精神欠佳,可当他们看到江堂后,都是大吃一惊。
  “江师弟你怎么了?”
  “振作点啊江师弟。”
  江堂如行尸走肉的下了船,似乎完全听不到旁人的话,愣了好一会,无精打采问:“到了。”
  “还没。”高走过来道。
  江堂瞬间又一脸懵逼道:“我是谁,我在哪,我在干什么?”
  “你没事吧?”高正准备凑近点,忽然察觉到什么,立即连退几步,对着大伙道:“没事了,他没事了。”
  “没事才怪!”众弟子虽然都这样想,却是不敢说。
  连高这谁也不服的女汉子,在被小师叔祖瞪了一眼后,吓得就跟鹌鹑似的,其余弟子就更不敢废话了。
  “走。”虞嫦语气是一如既往的不冷不热,让人很难想像,她到底对江师弟做了什么?
  众弟子扫了江堂一眼后,纷纷面显奇怪的跟上虞嫦,飘下冰川。
  江堂虽然脸色木讷,却也慢慢飘着跟随他们。
  广阔的冰川山脉中,时不时有凶兽身影一闪即逝,众人也没有猎杀的心思,筑基之后,凶兽对他们毫无用处了,当然,上古凶兽则不同,即便含有它们一丝血脉的凶兽,也足以让修者争破头了。
  当江堂跟随众人飞跃过一道宽大千丈的冰川大裂缝后,忽然听到前方一名男弟子道:“应该到无渊海了吧。”
  “无渊海!”江堂目光在四周乱扫,似在寻找什么。
  无渊海就是曾经的冰莲山脉,也是穷桑口中,神武大帝自爆的地方。
  冰莲山不仅被炸没了,连海底也不知被炸了多深,而下方形成了怎样的世界,江堂不知,更没听人提及过。
  这片冰川便是冰莲山的余脉,他们飞行了一天才达到无渊海边境。
  虞嫦抬手示意众人停下,随后甩出一张传音符射入上空,自己则盘腿坐下调息。
  其余弟子眼见此景,也纷纷坐下恢复灵力。
  此后一整天他们都一动不动,直至黑夜来临,天边才出现一道遁光,几个闪动间就出现在他们上空,光华一敛,一名灰袍老者飘了下来,正准备开口,忽然看到江堂后惊讶道:“小三你居然来了。”
  “徒儿见过师傅。”江堂拱手道。
  “拜见铁师伯。”其余九名弟子纷纷躬身道。
  来者正是铁武一,他也没有和江堂多聊,让众弟子免礼后,对虞嫦道:“师叔能来真是让师侄意外。”
  此言一出,众弟子顿时忍俊不禁。
  铁武一怎么看都七老八十了,而虞嫦,跟个大丫头没啥两样。
  但这就是仙宗,辈分摆着,谁也不可能撼动,要怪,就怪收虞嫦为弟子的老怪物,听说他不仅收了虞嫦,在虞嫦之后还有四名弟子,并且都是在娘胎里就被他指定了,传闻是准备和逆空山老祖来一场豪赌,至于赌什么则少有人知。
  虞嫦冷眼扫向他们,顿时把众弟子吓得鸦雀无声。
  “有劳前辈。”虞嫦对铁武一行礼道。
  “师叔客气。”铁武一似乎也知道虞嫦此女性子冷淡,故而没有废话,直接领路待众人飞向无渊海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2-15 16:44:22  ExecTime:0.05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