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在线娱乐

作者:六月观主  仙庭封道传最新章节  仙庭封道传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仙庭封道传最新章节七七六章真正的雷神庙!(18-09-05)      七七五章牛精闯庙遭雷劈!(18-09-05)      七七四章六神断元刀!(18-09-05)     

六六五章神将甲之威!【三更!求订阅!】

  
  苏庭回了元丰山所在之处,心中隐约有些异样。
  他总觉得,云康的事情,没有这般简单。
  此事只怕是尚未尘埃落定。
  守正道门主事人,堂堂道家半仙,在此自焚而亡,死得不明不白,是何等的大事?
  不单是那位古衍长老,便是中土的守正道门,也不会如此轻易放下此事,定要细察一遍。
  一旦细察,那么云康着了道的事,也应当能够察觉。
  “苏长老……”陈长老近前来,神色之间颇有迟疑。
  “没事。”苏庭挥了挥手,道:“云宫姑娘等人安排好了么?”
  “已是安排妥当。”陈长老这般说道。
  “如此甚好。”苏庭点了点头。
  “还有……”陈长老欲言又止。
  “还有什么?”苏庭皱眉道。
  “苏长老的孩子……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苏庭颇感无言,道:“什么叫我的孩子?”
  陈长老神色异样,心中隐约将那孩子,当作了苏庭的私生子,但听闻苏长老不认,却也没有明说,只当对这孩子的来历装作不知。
  “不管是谁的孩子,但老夫着实不懂如何应付一个婴孩儿。”
  “也罢,难为你了。”苏庭无奈道:“抱过来罢。”
  “好。”
  陈长老如释重负。
  过得片刻。
  才见陈长老抱来了一个哇哇大哭的婴孩儿。
  苏庭抱过了这孩子,低头看了一眼。
  这孩子虽然还小,身躯柔弱,极为稚嫩,但气息却颇纯净,而且根骨却也不差。
  “不愧是从升仙道门投胎出来的,确实有着一副上佳的根骨,比之于前生,也未必逊色。”
  苏庭暗道:“还真是个好苗子。”
  他略感满意,细看这孩子的面貌。
  尽管这幼儿的面貌尚未长开,但五官雏形,自也还能看得清楚的。
  他细看一遍,略感失望。
  这孩子面貌倒是不丑,五官端正,只是没有了半分往日应风的面貌。
  “我看过了,陈长老可以抱下去了。”
  “……”陈长老一脸茫然,道:“不是交还给苏长老照看的么?”
  “苏某身为此行主事人,诸事繁忙,难以照看这小子。”苏庭这般说道。
  “他一直哭。”陈长老说道。
  “那陈长老想些法子,可以让他不哭就好。”
  “我……”陈长老脸色变了变,旋即咬牙道:“这是你带回来的孩子。”
  “我知道啊。”苏庭点头道。
  “苏长老,既然是你带回来的孩子,不应当你来照看么?”
  “我不会照看小孩。”苏庭有话直接,不再隐瞒。
  “……”陈长老沉默了一下,说道:“老夫也一样不会。”
  “您老可以学。”苏庭说了一声,忽然思索道:“带孩子多是女的比较拿手,你说浣花阁的那几位,是不是可以帮个忙?”
  “这几位都不曾婚配……”陈长老提醒道:“你带个孩子过去,抛给人家照料,没准就给打回来。”
  “不至于罢?”苏庭心中惴惴,暗道:“好歹苏某人也救过她们的性命。”
  虽然这般念着,但他也消了念头。
  随后,又见这一老一少,互相捣鼓了半天。
  只是苏庭忽然又想起了葛正轩来。
  “传说葛正轩乃是先天道体,自幼不食五谷,不染尘埃。”
  “这小子饿了,咱们可以给他度法力,而且还省了一把屎一把尿的功夫。”
  “而且法力洗炼,这厮根骨定然更上一筹。”
  “就这么办,一个极好的办法。”
  苏庭想通了此节,叮嘱道:“劳烦陈长老了。”
  陈长老沉默了半晌。
  才刚将应风转世之身的包袱抛给了陈长老,而门外却又有了正仙道云离前来。
  对于云离的到来,苏庭自是十分欢迎。
  这位正仙道的道士,就是来传他神将甲法门的。
  “苏长老……”
  云离入了此处,神色复杂,语气感慨,道:“先前你说等侯半日,未曾想到,这短短半日光景,变化无穷。”
  苏庭也叹了一声,说道:“天有不测风云,世事之变,往往便在瞬息之间。”
  短短半日光景,先是浣花阁遇袭,苏庭前往相救,诛杀三大魔头,其中一个更是魔宗嫡传,十大魔君之一。
  而到后来,各宗互相猜忌,又有云康自焚而亡。
  这半日光景,着实发生了许多事情,甚至改变了这一次北上斩除魔患所应有的局面。
  “不论如何,既然五行甲已至,贫道便也须履行诺言。”
  云离说道:“这五行甲,材质不凡,出自于本门道玄仙翁之手,但因为苏长老运使不得法门,故而也只展现出天兵的层次,而今贫道至此,便是来传授这神将甲层次的法门。”
  苏庭取过了五行甲,双手奉上,说道:“就在此处。”
  云离接过了五行甲,看了苏庭一眼,忽然笑道:“而今魔道之患,藏于各宗之内,而且听闻这五行甲之中,暗藏隐秘,若是贫道这般取走了,苏长老只怕不会放心罢?”
  苏庭只是笑了一声,却并没有否认。
  云离稍微点头,说道:“贫道没有离开的意思,只须半个时辰,即可推演出这神将甲层次的法门。”
  苏庭知晓,正仙道的撒豆成兵之术,乃是极为不凡的一种秘术。
  在力士甲的层次,只须运用真气法力,即可施展开来。
  然而到了天兵甲的层次,便须得有法门才成。
  当时国师借着他手中原本的天兵甲,加上自身那一道天兵甲的法门,观摩苏庭的五行甲,从而推算出来可以运使天兵层次的法门。
  但是关于神将甲,就连国师,也都不能推算出来。
  然而云离便是正仙道的高人,对于正仙道的法门,知之甚深。
  “每一个五行甲,纹路俱都不同,内中俱有差异,故而运使法门,也都不同。”
  云离徐徐说道:“尤其是这一个五行甲,须得神将甲层次的法门,莫说外人必定是一头雾水,便是我正仙道的真传之辈,也只有观看过这五行甲,再凭借本身对‘撒豆成兵’之术的见识,才可推演出来那一道可以运使的法门。”
  苏庭点了点头,施礼道:“劳烦道友了。”
  云离目光落在五行甲之上,口中应道:“苏长老不必客气。”
  他目光变化,双手不断结印,似在尝试。
  而他也并未避开苏庭。
  这是一个宗门的秘术。
  而且他只是推演眼前这一个五行甲的法门。
  论起诸般变化,每一个不同的五行甲,各类变化,何止千万?
  就算是守正道门之内,能够做到这一步的,也都屈指可数。
  正是因此,任由苏庭观看,也无大碍。
  “果然玄奥莫测。”
  苏庭看了过去,察觉他推演的轨迹,过得片刻,阳神便觉十分疲累。
  他毕竟不是此道中人,哪怕天眼看清了轨迹,哪怕洞玄楼可以察知哪一道变化的真假虚实,可是全无根基,着实看不清楚。
  就算是推演过天兵甲的国师,也看不出半分端倪。
  若不是云离前来,哪怕苏庭知晓这五行甲极为不凡,也难以推演出神将甲的法门来。
  但越是如此,苏庭便越是期待。
  神将甲究竟是何等不凡?
  正仙道可以传出力士甲,甚至也可以传出天兵甲,但却杜绝了神将甲的外传。
  除却苏庭之外,却也没有听过,正仙道之外,有哪一个人,得获了神将甲。
  如此被正仙道看重的神将甲,苏庭心中却也不免有些期待。
  半个时辰后。
  “成了!”
  云离蓦然一收。
  五行甲之上,泛出点点光泽。
  他伸手将光泽收在掌中,握掌成拳,凝成一团,看向了苏庭。
  苏庭忙是上前来,伸出手去。
  云离将那光芒,打在了苏庭的掌心之处。
  苏庭旋即握掌成拳,将那光芒,烙印在手掌之中。
  “可以了。”
  云离说道:“运使神将甲的法门,已经烙印在你的掌中,只要将神将甲放在手中……法力经过你手掌处的烙印,便可以凝成施展神将甲的法印。”
  苏庭微微点头,略有几分讶异。
  他本以为云离会跟国师一样,传授一道法门,可以用来施展神将甲。
  但未曾想到,云离是将法门烙印在他手中。
  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。
  法门烙印在手中,经过这一只手,苏庭可以施展神将甲。
  但实际上,苏庭并不知道施展神将甲的真正法门,只是有施展的资格而已。
  难怪这一次,正仙道愿意传出神将甲,原来是用这样的法门。
  苏庭心中恍然,但也不觉多么意外,而是取过了五行甲。
  法力顿时一运,往下一抛。
  轰地一声!
  当下便有一尊神人,立身在前,眼神威严,面色肃然。
  但见他筋肉虬结,浑身甲胄,神威凛凛!
  恍惚之间,这如同一尊真正的神魔!
  这仿佛不是一个法宝化成的躯体!
  这像是活生生的一尊神灵!
  “这……”
  苏庭只觉眼前的神将,仿佛是血肉之躯,不禁露出异色。
  云离也不禁露出了极为满意的神色,说道:“这就是神将甲,造化到了极致,宛如生灵一般。”
  苏庭伸手往前一点,只觉那神将体内,似乎还有血气流动,滚滚江河一般,竟是真正的血肉之躯。
  然而苏庭心中忽然一动,抬头看向了这神将的脸庞。
  轰地一声!
  这神将忽然破散,化作一片泥尘!
  而下一刻,泥尘凝就,再度化作了一尊神将,仍是血肉之躯,气血如江河滚滚一般!
  “这……”
  苏庭神色惊异,忽然想起了自家的不死之身!
  而这尊神将,仿佛也是不死之身!
  这就是正仙道的神将甲?
  苏庭的呼吸,蓦地有些急促。
  在这一刻,苏庭终于明白,为何正仙道把神将甲看得极重,只流于门中,从不外传。
  每一尊神将,若都有不死之身,该是何等臂助?
  若真如此,那么每一尊神将,其本领之盛,绝不亚于任何仙宗长老!
  

Snap Time:2018-09-26 15:27:53  ExecTime:0.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