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在线娱乐

作者:六月观主  仙庭封道传最新章节  仙庭封道传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仙庭封道传最新章节七七六章真正的雷神庙!(18-09-05)      七七五章牛精闯庙遭雷劈!(18-09-05)      七七四章六神断元刀!(18-09-05)     

二一四章居住在南苑八栋的大牛道人

  
  “还以为叫我呢。”
  苏庭长舒一口气,看向肩上的小精灵,笑道:“倒是我想多了,你这个满肚子坏水的称呼,就只有咱们俩知道,又没有司天监的人来登记,怎么可能登记了这个名字?”
  小精灵略微低头,一言不发。
  苏庭未有察觉她的变化,只是笑道:“更何况,咱们来得晚,名字可没这么叫到了的。”
  小精灵咕哝道:“也不见得,你身份比较高,兴许人家给你的特例,免你等久了,便把你的名字放在前头。”
  苏庭闻言,摸着下巴,点头说道:“这倒也是,我这师侄儿能被司天监派来管理盛会之事,也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精,给我这当长辈的一点儿特权,倒也正常。”
  说着,他又摇了摇头,说道:“要什么特权?苏某人一向光明正大,不喜欢走后门的事情,只是也不知道他把我的名字排前了多少位,只要百位之内,等个小半时辰,当师叔的倒也不会迁怒于他。”
  小精灵呵呵冷笑了声,没有应话。
  而在前方。
  北苑的杜公子负手而立。
  他身边已有不少人被叫到了名字。
  这些人是之前便已来到司天监的,有一部分是早已被他收服,先派来京城,探明这次盛会大小事情;另有一部分,则是在他来了京城之后,被他高深道行,强盛本领所折服;还有一小部分,则是被他强行压迫,收在身边的。
  但他本身,来到京城,也不算久。
  实际上,他比苏庭还要晚一步来到京城。
  “五月道人。”
  “肃杀道人。”
  “秦守。”
  “东繁僧人。”
  杜公子将这些名字,记在了心里。
  在南苑之中,出色之辈,亦是不少,但真正被他看在眼里,视作威胁的,便只有这寥寥几人。
  至于那个杀了他两个仆从的,道行不过三重天,仗着一尊能够显化火焰力士的宝贝,才能逞凶,本身道行低浅,不足为虑。
  但那一尊宝贝,确实需要在意,而且也让他心中十分惦记。
  “你们几人,靠近一些,认清一些,在盛会之中,尽量把那个出言不逊的小子,折在最初时候,等他失了盛会资格,出了京城,再截杀了他。”
  “是的,公子。”
  “对了,南苑这边,你们对于五月道人、肃杀道人、秦守、东繁道人这几个,要多加注意,如果斗不过,尽量收集他们血液或毛发。”
  说到这里,杜公子又把东苑、西苑、北苑这三个区域中,那些个被他视作威胁的名字,都尽数念了一遍,才道:“见着他们,尽量要躲,躲不过了便放弃你们盛会的资格,拼命伤了他们,夺得他们的血液毛发之类,事后交与我手。”
  身边仆从,心中俱都凛然。
  他们知晓,杜公子的本领,不仅是道行高深,也不仅是本领强盛,更是有着神秘莫测的咒术,能无声无息,让人死于非命。
  顿了一下,杜公子看向苏庭,皱眉说道:“此人道行不高,但有一尊宝贝,你们遇上了他,也须当心……他那尊宝贝,便连我也看不透。”
  这般想着,杜公子心中将苏庭放在了不易应付的位置,说道:“如果斗不过他,尽量取他的血液或者毛发。”
  说着,杜公子顿了下,说道: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  众人面面相觑,相顾无言。
  那个少年人,极少外出,而且在杜公子放出话来之后,他便被孤立了,也少有人与他有什么交集。
  至于杜公子,从一开始便将他当做将死之人,压根没有在意过这少年的名字。
  只是如今想来,那少年身怀至宝,真要杀他,也有些费力。
  若实在费力,便运用咒术,也就是了。
  “你们近前去,细听司天监报的名字,将此人姓名记在心底。”
  “是,公子。”
  众人应了一声。
  杜公子略微点头,又问道:“号牌都领到了罢?”
  身后一人答道:“基本领到了,北苑这边人数少些,剩下未领令牌的人,不足二十,想来也该到公子。”
  才这般说着,便听上面司天监的道人,叫了一个名字。
  “杜恒!”
  南苑。
  苏庭听着一个又一个名字过去,绝大多数已经领到了令牌,但也还没到他苏某人。
  他脸色不由得有些黑了,低声骂道:“这个云迹道人,本以为是个识相的,没想到是这样不上道,连师叔也不巴结,让师叔等了这么久,简直目无尊长。”
  而小精灵低下头,仿佛在逗弄着小白蛇儿,时不时抬头看向上方报出名字的司天监道人,又时不时看向苏庭,眼神之中,仿佛有着几分期待。
  苏庭拍了拍衣摆,稍觉恼怒,又看向那个肃杀道人。
  那个道人,神色冷淡,气态沉凝,也是个修成了阴神的上人,其气息森冷,隐含杀意,似乎染了不少人命。
  “倒也符合肃杀道人的称呼,只不过经过那小丫头坑我之后,这个道号总觉得有些傻。”
  苏庭这般想着,怒视身边小精灵一眼。
  小精灵面色茫然。
  不是还没叫到么?
  怎么他好像知道了什么?
  这般想着,小精灵心怯少许,缩了缩身子。
  “朱温!”
  “大牛道人!”
  一个又一个名字念了过去。
  苏庭不禁觉得这两个名字有些奇葩,笑道:“朱温?猪瘟?这厮的名字真是有趣……至于那个大牛道人,总感觉得是不伦不类。”
  说着,苏庭看向小精灵,笑道:“我觉得这位大牛道人,多半是个樵夫,上山砍柴时,无意间得了山中修行人羽化之后的传承,又或者是个农夫,下地干活时,挖到了前人的遗留,从而踏上修行之路。”
  说到这里,苏庭略微摇头,道:“只不过,能够就此修行上来,怎么说也是个识字的,怎么就不改个名字?他这个名字,后面还加了个道人的称呼,总觉得有些不伦不类,还不如叫做牛神王、牛魔王什么的,还比大牛道人这个称呼好听得多。”
  小精灵面色古怪,却没有开口。
  而就在这时,上面司天监的弟子,再度念道:“大牛道人!”
  场中众人,面面相觑。
  无人上前,领取令牌。
  “大牛道人何在?”
  那司天监弟子皱眉道:“临近盛会,莫不是还出了司天监之外?大牛道人,若再不来领牌,过时不候!”
  他翻了一下名册,又抬起头来,运气真气,喝道:“居住于南苑八栋的大牛道人,可来了否?”
  这一道声音,经由真气,传了出去,直接传到了南苑居所之中。
  南苑八栋之中。
  五只小怪纷纷抬头,又各自相觑,露出错愕之色。
  两匹成精的马儿,互相对视,满面茫然。
  先前那声音是传到了这里。
  但这里没有叫做大牛的。
  这里只有两匹马儿。
  人群之内。
  苏庭笑道:“这位大牛道人居然没有出现,我还真想看看他是什么样的人,倒也如此有趣。”
  小精灵低着头,一言不发,只是身子略微颤动,仿佛强忍着什么。
  “居住在南苑八栋的大牛道人!”
  那司天监弟子又唤了一声,见无人应答,便翻了过去,念了下一个名字。
  而苏庭似乎想到什么,蓦然一震,立在原地,如遭雷击。
  “等会儿?南苑?八栋?”
  苏庭印象之中,余乐道人令他前去入住时,便说过这座八栋的院落,前一位修行人住在这里,喜爱享受,特地布置过的。
  南苑八栋,不是苏某人住的地方么?
  苏庭咽了咽口水,口干舌燥。
  这特么怎么回事?...
  

Snap Time:2018-09-26 22:49:25  ExecTime:0.0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