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在线娱乐

作者:六月观主  仙庭封道传最新章节  仙庭封道传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仙庭封道传最新章节七七六章真正的雷神庙!(18-09-05)      七七五章牛精闯庙遭雷劈!(18-09-05)      七七四章六神断元刀!(18-09-05)     

百八三章满是套路的礼尚往来

  
  天色正好。
  烧过的黄纸,灰烬随风而飘。
  两人相对而立。
  苏庭露出笑意,略感满意。
  老者神色略有茫然,也不知道糊里糊涂怎么就变成了这样,所谓二人兄弟相称,本就是一个称呼,如何就成了结拜的交情?
  “大哥!”
  苏庭哈哈一笑,拍了拍老者的肩膀。
  老者无奈地点点头,回了一声。
  “老二。”
  轻飘飘一句称呼,落在苏庭耳中,如同惊雷!
  老二?
  苏庭呆了半晌。
  他张了张口,一时无言。
  过了片刻,才见他脸色一垮,道:“大哥,你家里还有兄弟么?我就算排个老三,也都认了……”
  老者不知他为何对老二这个称呼如此抵触,心中纳闷,但也说道:“为兄自幼拜入元丰山,本就是孤身一人而已,到了今日,也才只有个女儿。”
  说着,他不禁问道:“老二,你对……”
  苏庭顿时咳了一声,道:“大哥,咱们这就见外了,叫我老弟,我觉得更亲近一些。”
  老者点头道:“二弟。”
  苏庭只觉得这称呼十分别扭,但二弟好过老二,也就垂头丧气认下了。
  只是才刚低头认下这个称呼,便看见了老者腰间的一个葫芦。
  那葫芦色泽略青,像是玉质,尽管不显光泽,似是古朴残旧,但苏庭心中一跳,显然此非凡物。
  苏庭顿时眼睛一亮,抬起头来,说道:“大哥,你我兄弟结交,你为兄,我为弟,理当有宝物赠送。”
  声音才落,未等老者回应,苏庭从怀中掏出一物,递了过去,正色道:“此乃小弟心爱之物,今日赠于兄长,且作心意。”
  老者心觉茫然,但东西却已被苏庭塞入手中。
  老者怔怔低头,看了一眼,这是一柄剑。
  而这柄剑,似乎十分眼熟。
  这似乎是在妖虎洞府之中,那血散人的佩剑?
  记得血散人死后,此剑应是被苏庭所获。
  这一柄剑,放在红尘俗世之间,堪称神兵利器,然而在道行高深的修行人眼中,连法器都算不上,更谈不上宝贝。
  “大哥,此乃小弟心爱之物,佩带多年,朝夕相处,早有感情,今日与大哥结拜,以此相赠,日后大哥若是思念小弟,只须见得此物,便如见我面。”
  苏庭神色认真,语气沉重。
  老者张了张口,饶是以他三百余年的阅历,也仍然有些回应不过来。
  苏庭吐出口气,道:“大哥收下此物,必定也会赠送小弟宝贝,但小弟心知大哥身份极高,道行极高,宝贝必定不俗,故而不敢让大哥厚赐。”
  老者眼神愈发茫然,心中更是纳闷,自己何时想过要赠送这混账小子宝贝了?
  苏庭还没等他开口,便又继续道:“小弟不忍大哥破费,也就不要什么宝贝,只是见大哥腰间这个葫芦,样式如此残旧,只是随身携带,也未有妥善保存,显然不是什么贵重物事,那就随手要了此物吧……”
  声音才落,他手已探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迅速在老者腰间一捞,手中收回,顿时便是一个葫芦。
  这葫芦似是玉质,然而入手沉重,仿佛金石,可却触感暖和,而不冰冷,更显奇异。
  苏庭心中一喜,更是断定这是个宝贝。
  少说是个法器,甚至是个法宝。
  “你……”
  “大哥,不要客气。”
  苏庭将葫芦绑在腰间,伸出手挡在老者面前,说道:“我知道你过意不去,铁定是想收回这个不值钱的葫芦,要换个值钱玩意儿给老弟,但老弟更是过意不去,只须这个葫芦在手,也就是了。”
  老者恍恍惚惚,数百年间自身也堪称老奸巨猾,如何被这个少年耍得团团转?
  小精灵更是目瞪口呆,先是看看苏庭,又是看看老者,稚嫩的面容上充满了错愕,眼神之中也满是惊奇,心中不禁暗自念道:“我跟着这个苏庭,看来也不是坏事,虽然没能学得什么仙家妙法,但也算学了一些本事。日后与人打交道,我还能用上,嗯,总算学到本事了,学习了,学习了……”
  老者回过神来,神色怪异,在苏庭脸上看了半晌,心中也算明白,这个混账小子是看向了自家的葫芦,并且是铁了心要堵住自己的嘴,绝不让自己开口提及这葫芦是什么宝贝,更不会让自己开口向他讨要。
  活了三百多年,这样的厚颜无耻之辈,倒也是头一遭见得。
  这厮如此卑鄙无耻,全无半点杰出修道人的风度,究竟是怎么骗着自家女儿的?
  但话说回来,或许正是如此卑鄙无耻,他才能满口胡言乱语,把自家女儿哄骗了?
  “二弟……”
  老者深吸口气,露出和蔼笑意,拍了拍苏庭肩膀,道:“既然你喜欢这个葫芦,为兄也不跟你多说了。”
  苏庭闻言,反倒是心觉古怪,莫非这老头儿如此轻易就把葫芦送给自己了?
  难不成元丰山之人,都富有到了极点?
  难不成这老者一向是慷慨成性,十分败家,所以才跟他女儿闹得十分不,失散多年依然不显亲近?
  但无论怎么说,葫芦总算得手了。
  “二弟啊,咱们这边算是定下了,日后就算是同辈了。”
  老者似乎有些松了口气,拉着苏庭的胳膊,往房里走去。
  苏庭想要挣脱,却发现这老者手上用力,仿佛枷锁,任由他动用了法力,都挣脱不开,显然这老者是要强行把他拉进房屋里头。
  ……
  进了房中。
  红衣女子已是重归画卷之内。
  见得一老一少,牵着手进入房中,显得十分亲近,画卷上的红衣女子,显得十分错愕。
  “二弟啊。”
  老者拉着苏庭,来到红衣女子面前,说道:“来来来,见过你大侄女儿。”
  苏庭脑袋略有空白。
  什么玩意儿?
  大侄女儿?
  他还未有回过神来,便觉一阵寒意。
  画卷上的红衣女子,眼神冰冷,似有寒意。
  苏庭不禁颤了一下,正要说话,却觉得手中一空,葫芦已经消失不见。
  而老者手中拿着一个葫芦,抛入了画卷之内。
  刹那之间,画卷之上,多了一个葫芦。
  “二弟啊,你也算是当叔叔的,就随手拿个不值钱的玩意儿,当个见面礼吧。”
  老者转头看向苏庭,笑吟吟道。
  苏庭口干舌燥,指了指老者,竟不知如何开口。
  套路!
  全特么是套路!
  这老头儿的套路,竟然玩得比苏某人还要高明?
  

Snap Time:2018-09-25 16:42:33  ExecTime:0.0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