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在线娱乐

作者:六月观主  仙庭封道传最新章节  仙庭封道传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仙庭封道传最新章节七七六章真正的雷神庙!(18-09-05)      七七五章牛精闯庙遭雷劈!(18-09-05)      七七四章六神断元刀!(18-09-05)     

百二九章闲人庸才妄论我

  
  诗会之上。
  苏庭才刚进来,便在苏立的人稍微挑拨之下,莫名其妙犯了众怒。
  周边这群家伙,离苏庭远了三步,不愿近前,正是羞于此人为伍。
  “人云亦云,没点主见。”
  苏庭咬了一口香蕉,看也没看身边这群年轻书生,而是看向不远处的那几个家伙。
  那些家伙似乎已经商定,要将他赶出诗会,还美曰其名“君子动口不动手”,正要招来一群下人赶走他。
  “让人赶我?”
  “真让你们把苏某人赶出去,苏某人这张俊脸往哪儿搁?”
  “回去了怎么跟表姐提?”
  苏庭嚼了口黄瓜,心头暗想,这事要是传回落越郡,别说青平那面貌忠厚,心头腹黑的家伙,就算是松老,怕也要把自己冷嘲热讽一顿。
  随着他这般想着,已经有一名年轻人,领来了四五个家丁。
  这四五个家丁,只是下人,武艺都不曾练过,苏庭自然不惧。
  但这是诗会,若是动手,便落入下乘了。
  何况众目睽睽,运用道术,影响太大。
  苏庭从一开始也没想动手。
  “不是诗会么?”
  “武的不用,那就来文的。”
  “唐诗宋词,随便扔出来一首,都能亮瞎你们的眼,哭着喊着求我当文坛魁首。”
  苏庭把一块猕猴桃塞进嘴里,然后擦了擦手,准备大展文采。
  但东西入肚,他砸吧砸吧嘴,僵了一下。
  满肚子唐诗宋词,哪一首的寓意,是适合在这个场合打脸的?
  一时间才学过于丰富,选择太多,居然挑不出来?
  面对众人的目光,他刚吃完水果的嘴里,忽然觉得还有点儿口干舌燥了。
  “难不成要凭借苏某人的聪明才智,现作一首,技惊四座?”
  ……
  阁楼之上。
  众人俱都看向下方的场景。
  独有这刘小姐,看到了旁人没有仔细注意的细节。
  “这个家伙……”
  刘小姐看着那个少年,在人群之中,受人鄙夷,却仿若不觉,满是悠哉,毫不在意,仿佛没有把人放眼里,目光倒多是放在矮桌的食物上。
  就在他进门之后,到了现在,在众人嫌弃的目光下,就先吃了十七八种瓜果。
  “这厮倒是真能吃。”
  刘小姐觉得愈发有趣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。
  丁业微微皱眉,看着似乎处在危局之中的苏庭,略有沉吟,又看了苏家老家主一眼。
  这位老家主,一言不发,皱眉不语。
  倒是那刘大人发出一声惊咦。
  “怪了。”
  刘大人道:“众目睽睽,受得众人不喜,换做旁人,难免要是坐立难安,心生窘迫,但这少年未免太平静了些。”
  何止是平静,压根就是目中无人,仿佛场中只他一人,根本没有在意其他,随性到了极点。
  “刘大人看出什么了?”丁业笑问道。
  “这样的人,要么心中慌乱,但故作平淡,要么则真是没有把这场面看在眼里。”刘大人说道:“便是老夫,若是受众人指责,难免都要辩解又或是怎样,他却是没有理会……除非他是迟钝,否则,他就真是有些底气。”
  刘小姐撇了撇嘴,道:“年纪轻轻,能有什么底气?”
  刘大人微微摇头,道:“老夫不认识他,自然不知道。”
  苏家老家主想起初次见得苏庭时,心头便觉这少年不妥,如今不知怎地,愈发期待。
  丁业倒是笑道:“看他衣着虽然普通,但气度不凡,底气大约是有的。但眼下状况,无非就是身份、或是本事。”
  说着,他看向苏家老家主,道:“他莫不是有什么了不得的身份?”
  刘小姐心中忽然闪过无数念头。
  例如有哪家大人物的公子,故意衣着简朴,游历江湖,来到这儿,扮作常人,然后被人鄙夷,最后掀出身份,结果众人纳头就拜。
  这么想想,心头竟然有些激动与期待。
  “身份?”
  苏家老家主微微摇头,他也还没查清苏庭的底细。
  但老家主摇头,落在众人眼里,也就只是在否认这人有什么了不得的身份。
  刘大人沉吟道:“没有显赫的身份,就只有依靠本事……看他少有刚烈冷峻气态,只像个养尊处优的,倒也不像是习武之人。”
  刘小姐说道:“这是诗会,指不定人家才学旷世,准备吟诗一首,技压全场呢?”
  身后的侍女,忽然扑哧一声,禁不住笑。
  但刘大人却若有所思,道:“不无可能。”
  丁业忽然一指,道:“那几个家丁,过去赶人了。”
  众人目光看去,便见几个家丁,朝着那个少年所在走去。
  而那个即将被赶出去的少年,依然平淡,然后,似乎呆了一下?
  ……
  在诸位士子眼里,只见有人过来,要把这寒门子弟驱逐出去,避免拉低了这诗会的层次。
  而那少年见了这个场景,忽然就僵了一下,仿佛吓傻了一样。
  可当几个家丁临近之时,却见那少年忽然想到什么,旋即松了口气,冷笑了一声,随手拿个瓜果,啃了一口,便抛了出去。
  他神采飞扬,仿佛换了一人。
  他往前迈步,笑着看向众人,道了一句:“落越清风拂衣裳。”
  这一声响起,众人俱感错愕,才明白他忽然开口作诗了。
  而苏庭目光扫过,转向众人,转了一圈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接着悠悠说道:“狐朋狗友聚一堂。”
  场面之中,陡然寂静下来。
  落针可闻。
  狐朋狗友聚一堂?
  诸位士子尽都怔住。
  你看我,我看你,一时回不过神来,只觉得自己大约是品错了这句话的意思。
  然而苏庭哈哈一笑,继续说道:“闲人庸才妄论我……”
  话音才起,众皆哗然。
  狐朋狗友?
  闲人庸才?
  这是在侮辱在场众人?
  这厮未免太过猖狂了!
  苏立脸色阴沉。
  何云方陡然近前,喝道:“安敢出口伤人!”
  苏庭却只是斜着眼睛瞥他一眼,又取了根香蕉,咬了一口,含糊道:“斜眼视之……人何方?”
  何云方如受重击,脸色铁青。
  斜眼视之人何方?
  他明显觉得这句话,指的是他何云方。
  而在场中,僵了片刻,陡然群情涌动,怒意冲霄。
  “你敢辱骂我等?”
  “好生猖狂?”
  “哪来的乡下小子?如此不开眼,竟然得罪满堂众位才子?”
  

Snap Time:2018-09-25 17:32:36  ExecTime:0.0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