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在线娱乐

作者:六月观主  仙庭封道传最新章节  仙庭封道传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仙庭封道传最新章节七七六章真正的雷神庙!(18-09-05)      七七五章牛精闯庙遭雷劈!(18-09-05)      七七四章六神断元刀!(18-09-05)     

百十七章悟剑!炼剑!

  
  此宝乃用铁修炼,采日月精华,夺天地秀气,颠倒五行,到工夫圆满,如黄芽白雪,结成此宝,名曰:飞刀。
  此物有眉有眼,眼里有两道白光,能钉人仙妖魅泥丸宫的元神,纵有变化,不能逃走。
  那白光顶上如风轮转一般,只一二转,其头自然落地。
  这一段话,出自于封神演义,乃是姜太公借用斩仙飞刀,斩杀精通七十二变的白猿之后,对周边众人所言。
  这也是封神里边,唯一对斩仙飞刀有着精细描述的一段话。
  尽管这段话是太公的猜测,但在此时的苏庭看来,倒也基本没有差错。
  ……
  此时此刻。
  阁楼之上。
  石板之前。
  苏庭盘膝而坐,身前玉盒打开,内中神刀,漆黑如墨,两指宽,七寸长。
  这便是苏家传承的神刀。
  这也是苏庭用以炼就斩仙飞刀的材料。
  在许多人眼里,斩仙飞刀虽有飞刀之名,实则只是一个葫芦。但实际上,在苏庭眼中,葫芦是载体,内中的物事,才是真正的飞刀。
  “采日月精华,夺天地秀气。”
  苏庭心中暗道:“颠倒五行,至功夫圆满,便如黄芽白雪,结成此宝……陆压道人非是寻常修道人,生来即有大法力,炼就斩仙飞刀,自然不用从最初开始。”
  “但我本是一介凡人,从头修行,便不能用他的法门。”
  “所以陆压道君,最开始给我留下的炼刀之法,其实便是炼剑之法。”
  这些时日,苏庭日夜炼刀,不曾懈怠。
  而从一开始,他就知道,自己用的法门,实则是炼就飞剑的法门。
  眼下只是把这神刀,当作飞剑来炼制。
  而他所求的,便是把神刀炼成,如臂使指,如同飞剑一般,锐利无匹,凌厉非常,而到了那个时候,也就是将近于“工夫圆满”的地步了。
  到了此时,只须将神刀寻得载体,盛装入内,再用陆压所传法门,完善余下的步骤,炼就真正的斩仙飞刀。
  “剑意属土,土能生金,故能温养飞剑。”
  苏庭暗道:“我这神刀,暂用飞剑之法,走的是与飞剑一样的路子……想来此番领悟,作用于炼剑之上,或能使我这神刀的火候,得以登堂入室,而至小成之境。”
  只要飞剑小成,便可使用。
  如今他也能运使这神刀,当作飞剑来用,但这也只是因为他有二重天的道行,其实作用有限。
  眼下的神刀,受他意念一动,大约能射出三五步,只是火候不足,能放却不能收,也就相当于打出一柄暗器罢了。
  而且,神刀如今的火候还在温养初期,在这温养期间,一旦动用,必然要损耗灵性。
  不谈其他,单是与空气的摩擦,便是一种损害。
  而若是杀人,沾了人血,受了污秽,害处更大。
  要是受了黑狗血液,骨磷鬼火等等物事,更是前功尽弃。
  哪怕神刀材质不凡,不会损毁,但他多日修炼的苦功,也就毁于一旦。
  即便想要从头再来,也须得先除去沾染的侵害之物,才能继续用功。
  所以,在此之前,苏庭不敢擅用神刀。
  可若是一旦神刀温养有成,能作飞剑来用,则又不同了。
  那将是苏庭护身的最佳手段。
  “剑意属土,神刀属金。”
  “土能生金,故能养刀。”
  “我若将字上剑意,尽数悟得,再以此剑意,融入我炼剑的手法,必能是飞剑小成,神刀也便能动用。”
  “以飞剑之法运使,神刀即为飞剑!”
  随他这般念着,随他那般看着。
  只见他神色恍惚,真气转动。
  前面石板上的文字,仿佛活了过来,不断游动。
  而他伸掌出来,并指成剑,往前一划。
  “起!”
  嗡地一声!
  神刀陡然一颤,从玉盒水中迸射出来,凭空而飞,化作一道光芒。
  刹那间,只见一道乌光,绕身而飞。
  乌光绕着苏庭,仿佛笔锋行走。
  若细细观看其轨迹,赫然便是与石板上的字迹,是相同的笔锋走向。
  ……
  阁楼之外。
  苏悦颦正静静等候。
  忽然之间,她便听得脚步声传来,尽管缓慢,但却十分沉重。
  她心中一悸,朝着来路看去。
  只见一人沿着山路,缓缓走来。
  只见那人身材魁梧,行走沉稳,仿佛一头巨熊走来。
  苏悦颦心中一惊,看清了那人。
  来人是丁家老三!
  那个练武成痴,刚回丁府就险些杀人的丁家老三!
  尽管她和苏庭刚从丁家出来,也救过了丁家老夫人,但她并不认为,这个连自家母亲死活都不管不顾的武痴,会因为老夫人的关系,而对她姐弟二人有所优待。
  于是她一手握着那明珠,一手捏着灵符,退了两步,便想要将灵符裹上五行甲,召出那一尊巨人力士。
  “是你?”
  而就在这时,丁家老三忽然停步,看向苏悦颦,眉宇一挑,道: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  苏悦颦微微蹙眉,一时间竟不知如何作答。
  丁家老三沉声道:“今年我定下了规矩,闯入剑阁者,视同闯我家门,想要来到这里,便先要从我手里过去……但念在你们救过我家老娘,又没有进入剑阁,我饶你这姑娘一命,但里头那个,闯了剑阁,便要留下性命。”
  苏悦颦惊道:“不行!”
  丁家老三看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由不得你。”
  说着,他略作打量,心中稍感疑惑。
  这个柔弱女子,不像是习武之人,又怎么越过断崖,来到这里的?
  莫非带她来的,是前些时日在他家中吃饭的那个少年?
  只是那个少年,当日他也曾见过,细皮嫩肉,像是个养尊处优的,不曾有锤炼的痕迹,也不像是有本事越过断崖的。
  尽管心头疑惑,但他也没有多想。
  不管怎么样,至少他能知道,另外一人,也在这里,而且,就在剑阁之中。
  “敢闯剑阁,不知死活!”
  丁家老三内劲鼓荡,脚步生风,便朝剑阁而去。
  苏悦颦心中一惊,将灵符裹上五行甲,便要朝地上抛去。
  然而就在这时,轰隆隆震响!
  滚荡声中,只见前方那座阁楼,蓦然坍塌!
  滚滚尘埃,冲霄而散,遍及八方!
  顷刻之间,这八百年阁楼,化作一片废墟!
  丁家老三如遭雷击,一时沉寂。
  苏悦颦呆了一下。
  她怔怔看着那废墟。
  在她心中,忽然升起难言的恐惧,有着一股仿佛坠入深渊的惊悸。
  “小庭!”
  苏悦颦惊叫出声,冲着那废墟喊了一声。
  丁家老三回过神来,忽地叹了一声,摇了摇头,满是遗憾失望。
  苏悦颦心中沉了下去。
  前方尘埃滚滚,轰隆余音犹在。
  接着,便在废墟之中,传来一声应答。
  “我在。”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1-14 11:11:34  ExecTime:0.0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