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在线娱乐

作者:六月观主  仙庭封道传最新章节  仙庭封道传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仙庭封道传最新章节七七六章真正的雷神庙!(18-09-05)      七七五章牛精闯庙遭雷劈!(18-09-05)      七七四章六神断元刀!(18-09-05)     

第八十五章苏庭:孙家家主肯定是病死的

  
  “交易?”
  苏庭目光微凝,道:“晚辈能用什么东西,去跟他坎凌苏家交易?”
  松老说道:“就凭你手中玉盒。”
  说着,松老略有几分出神,过了片刻,才回过神来,看向苏庭,道:“前次我便与你说过,你那玉盒是用六面玉牌,经能工巧匠拼凑而成,而这六面玉牌,是苏家历代最注重的东西。”
  苏庭微微点头,当初他得了玉盒之后,便来了神庙,那时松老见了玉盒,确实说过这一番话,只是他当时并未觉得自己会跟坎凌苏家牵扯太多,也就未有过多在意。
  “当年老夫与那苏家老鬼相交之时,便常听他提起此事,也知他对此事十分遗憾,甚至让他对祖上流传下来的这事,也都有了些许怀疑。”
  “而据他所言,坎凌苏家祖上,认为玉牌就在族中,不可能失落在外,曾在族中许以重利,若有谁寻得这六面玉牌,便有极为丰厚的赏赐。”
  说着,松老看向苏庭,道:“为此,当时的苏家,还闹出了好大一阵动静。”
  苏庭略有思索,才道:“闹出一场动静?可这事也已是许多年之前了罢?如今的坎凌苏家,不见得还会把这玉牌看得这般重。”
  松老微微一笑,摆手道:“你还年轻,不懂如孙家和苏家的这等传承大族,是多么注重祖上留下的言语和物事。”
  “老夫与那苏家老鬼相识,知他性情,也知他想法,只要这六面玉牌到他手中,你便是让他把这奖赏添多一倍,他咬咬牙,多半也就认了。”
  “你去坎凌之前,老夫再修书一封,交给苏家那老鬼,助你用六面玉牌,换来这场重利。”
  “按苏家以往给出的条件,这六面玉牌,堪称价值连城,即便你只要这列元火木,换算下来,也都足以换他这二十株奇药。”
  说到这儿,松老想了下,点头道:“二十株药材,大约能让你表姐,用个两年光景了。”
  苏庭闻言,点头道:“好。”
  青平站在一旁,静静听着,听得二人说到此处,不禁问道:“倘如苏家势大欺人?”
  苏庭笑了声,目光平淡。
  松老看了他一眼,才抬头看向青平,说道:“坎凌苏家的底蕴,不逊色于孙家,所以你认为,眼下落越郡孙家对于苏庭而言都是威胁,那么苏家也是庞然大物?”
  青平闻言,忙是答道:“弟子没有这个想法。”
  松老不以为意,只笑道:“他若是普通的二重天道人,或许还比不得一方大族,但他身具五行甲,正面打斗起来,不亚于一尊武道大宗师,比老夫更胜一筹。无论孙家,还是苏家,都斗不过他……”
  说着,松老看向苏庭,道:“只是上头有司天监,我辈中人,不能任意在世俗为恶,但是世俗之间,但有人主动来犯,自保却是允许的。”
  苏庭闻言,笑了声,道:“照松老这么说来,我临走之前,倒可以顺便把孙家解决了,也不必留个尾巴。”
  “大胆。”
  松老喝道:“司天监的条例,我辈中人,允许自保,但不许主动兴起杀戮,更不能在世间任意显法,引起乱象。前次你杀了王家公子,一是可算自保,其二,夜黑风高,无有人证,也未留证据,而最重要的是,孙家替你压下来了。”
  苏庭反倒错愕,道:“压下来了?”
  松老没有开口,只是看向青平。
  青平低声道:“这桩命案,涉及修道人,涉及法术施展,你在狱中又招惹了井宿,所以此事本应上报司天监,但孙家主动压下来了。对此,当时我跟松老都十分诧异,但后来得知你苏家至宝之后,才算明白缘由。”
  “原来如此。”
  苏庭这般念了声,显然是孙家这位家主,生怕司天监来人,查出了苏家之内的神刀至宝,让他孙家的一场谋算,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  “你真要动用五行甲杀孙家这老鬼,并不容易。”
  松老沉声道:“他孙家是有许多习武之人的,而且多是不怕生死的死士,而最重要的是,孙家之还有数百年前存留下来的阵法,便是老夫入他孙家,都有陷入泥潭之感。”
  “你用五行甲入孙家,便如同压了一座山,而在孙家之内,武者之众,要杀孙家老鬼,也是不易。”
  “退一步讲,众目睽睽之下,你当真用五行甲杀了孙家老鬼,便是犯戒。”
  “孙家老鬼若是死了,孙家可不会再替你压下司天监的消息,并且,他孙家在京城也有势力,足以报知于司天监。”
  “到时候,道术显法杀人,这两条罪责,一是杀人,二是显法,你这个妖道的罪名,可躲不过去。”
  “侠以武犯禁,但犯禁之后,往往就受到官府通缉,而我辈中人,却也受到司天监相似的制衡。”
  说到这里,松老看着苏庭,沉声道:“你万不可鲁莽!”
  苏庭摊了摊手,道:“晚辈知晓,否则早就用五行甲杀进孙家去了,还用跟他孙家在公堂上打官司?”
  说着,苏庭顿了顿,又思索了下,道:“当然,也不是孙家那所谓龙潭虎穴震着晚辈了,若真是究其原因,也只是晚辈本性安分,绝非为非作歹之人,从不犯半点大周戒律,向来是奉公守法的典范!”
  松老微微闭目,吐出口气。
  青平想起王家公子一事,想起陈友语失窃一事,再想起那“不正经墨水”一事,眼神顿时变得十分复杂。
  苏庭看着他复杂的眼神,低低咳了声,正色道:“某些不着边际的事,不要胡乱猜测,你也知道,咱们落越郡那位铁面捕头袁,一直可是盯着我,要是我有半点犯了律法的,早让他抓了。这些时日,只因我一向是奉公守法,这才总是相安无事。”
  松老神色如常,平稳如镜,闭目无言。
  青平吐出口气,道:“用我辈之人的法门,确实留不下痕迹,用寻常办案的手法,也着实拿不下你。但你在松老面前,装什么蒜?”
  苏庭摸了摸鼻子,看向松老,讪讪道:“习惯了……”
  松老睁开眼睛,问道:“孙家老鬼,你打算怎么处置?”
  苏庭道:“这老鬼的事,总要收个尾的,不过这次晚辈会收个干净,免得跟您和方庆,留下麻烦。”
  松老挑了挑眉,道:“如何收得干净?你初入此道不久,纵然天赋绝顶,又有多少见识?你当真能让司天监来人,都能察觉不出端倪?”
  苏庭闻言,忽地哈哈一笑,说道:“我能让他孙家老鬼死得无声无息,现在有真人探查,倒不好说。但到了事后,莫说他司天监来个道人,就算是当朝国师来了,也查不到我的头上。”
  说着,他似乎察觉口误,忙是摇头,板着严肃脸,认真说道:“不对,孙家家主明天是肯定病死的,跟我没有半点干系。”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1-14 10:59:54  ExecTime:0.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