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在线娱乐

作者:六月观主  仙庭封道传最新章节  仙庭封道传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仙庭封道传最新章节七七六章真正的雷神庙!(18-09-05)      七七五章牛精闯庙遭雷劈!(18-09-05)      七七四章六神断元刀!(18-09-05)     

第七十一章说到就到

  
  “正是苏庭。”
  袁躬身说道:“卑职查过,这陈友语,平日里与人问好倒是勤,但却气量狭小,跟邻里都是貌合心不合,跟苏家也是如此。经过查知,早年苏家父母跟他吵过,如今苏庭搬过来,跟他也有些不,以苏庭这个少年的性子,绝不可能忍气吞声,卑职判定,八成是他。”
  “证据呢?”方庆问道。
  “这个……”袁迟疑了下。
  “没有证据?怎么定案?就凭你一场推测?就凭这八成的可能?”
  “他用鬼神之术,难留痕迹,未有证据。”
  “既然你向来不信鬼神,如何又认他是鬼神之术?”
  “卑职……”袁微微拱手,未再多言。
  “若真是鬼神作案,那便要请鬼神镇压。”方庆沉声道:“袁捕头,你真觉得是鬼神之术,近了可以请神庙松老去驱邪,远了也可以上报京城司天监,可这些案子,都要按照律法,而不是凭借你的猜测,便可以定罪的。”
  “卑职……明白。”袁低下头去,不禁又想起了王家公子的命案。
  “下去罢。”
  方庆略微摆手,挥手示意袁退下。
  袁顿了一下,道:“大人,卑职没有证据,不能定罪,但你是知道他的身份与本事的,他若总是这般肆意妄为,落越郡必定鸡犬不宁。”
  方庆目光微凝,沉寂了片刻,然后说道:“本官信他,绝不会为非作歹,但凡处事,必有缘由。”
  袁施了一礼,退了出去,脸色不甚好看,心中只叹了声:“大人沉迷鬼神,陷得太深了。”
  见袁离去,方庆忽然伸手,揉了揉额头。
  听闻袁一番话,他大约也是怀疑到了苏庭的身上。
  落越郡这一亩三分地,除了松老之外,便只有苏庭,才有这个本事了。
  “还得让苏先生稍微收敛一些才成,哪怕事出有因,哪怕惩恶扬善,也不能总是施法。”
  方庆略感苦恼,想起年末升迁一事,又惊又喜,又是惶然。
  他在这个位置上,坐了太久了。
  官场上,既有同心的同僚,也有离心的政敌。
  落越郡的牢狱,煞气沉重,也跟其他地方牢狱一样,总有些犯人出现事情。这种事情在各地牢狱也算常见,不是什么大事,偏偏被政敌扩大,借此抨击,作为阻他官场道路的借口。
  他曾想要重建牢狱,但朝廷的银两,却也不是他能随意动用的。
  眼下苏庭替他除去了这方面的隐患,灭掉了一个阻碍,年末升迁,希望极大。
  但这次的失窃案,在这个节骨眼上,便极有可能成为他的阻碍,所以他才如此重视。
  可如今,失窃案成了谎报的假案,便是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
  虽说这次判案,有些不大合他往常行事风格,但这桩事情,本就没有证据,按律去审,也审不到苏庭头上。
  方庆揉了揉眉宇,忽然叹了声,满是疲累。
  ……
  神庙。
  “失窃?”
  “正是失窃,但没有外人踪迹,定性为假案,就发生在苏庭隔壁家。”
  “假案?”
  “官府是这么认定的,但那陈友语好像气病了,也不像是假的,不过这病也可能跟他挨了顿板子,关了几天,有点儿关联。”
  “你怀疑苏庭?”
  “如果是假案,也就罢了。如果不是假案,多半也只有他了。”
  “无声无息,盗走了人家的财宝,这样的法术,可不多见。”
  松老沉吟道:“老夫都不通此道,而他初得修行,道行还浅,怎会施展出这样的法术来?再者说,我雷部之中,乃是仙法真传,也不会有这种偏门之术才是……”
  说着,松老忽然想到什么,自嘲一笑,道:“人各有机缘,何况他苏家祖上也是遇仙的机缘,随着宝物传来下来些微末法术,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  他倒是把苏庭用的法门,想到了苏家至宝的层面上。
  涉及这些机缘,可算得是个人的秘密,松老倒也没有多想,更没想去寻苏庭询问。
  只是想到苏庭,松老沉吟了一下,道:“这厮近来除了犯下这桩案子,还有什么事情么?”
  青平微微摇头,道:“没什么出格的事,除了去孙家门前走过一遭,此后就整日窝在家里,多半是在修行,但这几日间,外出也有些勤,好像是要张罗他苏家店铺重新开张的事情。”
  苏庭去孙家门前走一遭,前次松老就听青平提过,也不甚在意,倒是听闻苏庭近日张罗店铺一事,略有沉吟。
  “这小子要开什么店铺?”
  “还不清楚,但他父亲的医术,也没传下来,至少不会是开药堂的。”
  “这倒也是……”
  松老思索片刻,说道:“这小子就当真要这么开间店铺,养家糊口,然后安心修行,当个市井当中的隐士了?”
  青平面色也有些古怪,苦笑道:“看起来倒是这样,不过他那性子,也不像是能静下来隐藏在市井之间当隐士的料。”
  松老摆手道:“哪怕是这块料也不成,埋没了他的天赋……哪怕真要当隐士,也该远离尘嚣,静心修行才是。在这喧嚣红尘之中,他这小子又不是什么清静无为的性子,各种影响,能修成什么?”
  青平沉吟道:“要不然,我去劝他一回?”
  松老微微摆手,道:“人各有志,把利弊跟他说一遍,以后日子该怎么过,还是他的事。”
  顿了一下,松老仿佛想起什么,忽然道:“对了,等过些天再说吧,那时再去传他过来,老夫这边有点儿事情,过几天正有眉目,还要找他。”
  想起苏庭又要来烦他老人家,松老叹了一声,满是无奈。
  青平看着松老那满是嫌弃的神色,心中忽然想笑,终是施了一礼,退了出去。
  过得片刻,门又敲响。
  “进来。”
  松老道: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 青平推门进来,只见他面色古怪,说道:“苏庭早来了,就在庙前等着。”松老略微愕然。
  过了片刻,这老人摇头笑道:“说到就到,这厮莫不是修成了什么大神通?话说回来,以他性子,怎么没有闯进来,还在外头等着?”
  青平苦笑了声,道:“先前弟子出去时,他正在雷神天尊的脚下敲着,说是神庙中藏着宝贝,上次有五行甲,这次指不定有什么。”
  “这混账小子,属猴子的么?”
  松老抬了抬手,道:“算了,你去把这小子引进来吧。”89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16 09:35:40  ExecTime:0.0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