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在线娱乐

作者:六月观主  仙庭封道传最新章节  仙庭封道传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仙庭封道传最新章节七七六章真正的雷神庙!(18-09-05)      七七五章牛精闯庙遭雷劈!(18-09-05)      七七四章六神断元刀!(18-09-05)     

第九章一刀斩阴神!

  
  “活不过今夜?”
  青平倒吸口气,道:“怎会如此?”
  松老淡淡道:“记得先前那只蝴蝶么?”
  青平点头道:“自是记得,莫非事情出现在那蝴蝶身上?”
  松老点头说道:“正是这只蝴蝶。”
  顿了一下,松老才继续说道:“北域蛊道之中,有一种蛊虫,乃是幼虫,这类蛊虫一旦成长,能一分为九,号称九神蝶。”
  “九神蝶?”青平沉吟道:“可那邪人不是伏诛了么?”
  “但这九神蝶,不是先前那人的。”松老低沉道:“能够操纵九神蝶的,必是上人之辈,必有非凡道行,以道家境界而分,多半是生成阴神的人物,否则,不足以分神操纵这九神蝶。”
  青平倒吸口气,道:“上人?”
  松老神色凝重,道:“正是。”
  上人之辈,即是人上之人。
  人力有穷尽,天道永无穷。
  据传武道之中,分作三重,那最高一重,世称武道大宗师,达到了人身所能达到的极限,能开碑裂石,能生撕牛马,已是将人身之内的潜力,挖掘到了极点。
  但武道走到了第三重天,到了人身的极限,也就到了巅峰的尽头。
  然而,修道之辈,乃是仙道,非人力,属天道,便能够踏破这一层极限。
  据传,踏破这一层界限的人物,便是超脱了人身的界限,也不再是常人,世称人上之人,其寿元高涨,其手段高深,堪称鬼神莫测之辈。
  “这样的人物,已经超脱世俗,非同寻常,凭借老夫的微末道行,着实不可匹敌。”思及至此,松老不禁感叹。
  “不论再如何厉害,毕竟九神蝶已经被您灭了。”青平恭敬道。
  “确实是侥幸灭了,否则,若是任由九神蝶离去,今夜子时,九神蝶互相会有感应,而那位上人,就会得知一切。”松老似乎略有庆幸。
  “那如今……”青平想起苏庭,稍微沉吟。
  “如今九神蝶被老夫灭去,那位上人无法获知今夜事情,神庙已是无忧。可是,灰烬落在了苏庭身上,顺着眼睛,渗入了他的体内,今夜,他多半是无救了。”
  松老吐出口气,叹道:“先前那黑袍人,只怕是这位高人的亲传,否则,也不会拥有这么一只珍贵的九神蝶。”
  想着,松老也不禁有些感慨,本以为只是个不守规矩的旁门左道,尽力拼杀了对方也就是了,未想,黑袍人身后竟然还有这么一位靠山,一位修成了阴神,超脱了人身界限的人上之人。
  若早知黑袍人背后,还有一位修成了阴神的上人,那么,是否真要出手,怕是还需思量一番。
  “不论怎么说,好在九神蝶被我灭去了。”
  松老这般说着,又朝着静室方向看了一眼,又惋惜道:“只是可惜了这个年轻人。”
  青平问道:“不能救他么?”
  松老微微摇头,道:“我用雷法打灭了九神蝶,但其中的灰烬,还有着几分灵性,那位修成了阴神的上人,足以凭借这点灰烬,降临一缕阴神。虽然只是一缕阴神,不能做太多事情,但毕竟也是人上之人的手段,远远超出了老夫所能应付的范畴。”
  顿了一下,松老叹息道:“只怕明日,苏庭便只能一睡不醒了。”
  阴神潜入,必定灭去苏庭魂魄。
  魂魄消亡,哪怕肉身不死,也只是一个活死人罢了。
  因此,松老足以断定,苏庭是活不过今夜了。
  青平默然片刻,道:“这事情,需要告知于他么?”
  松老微微摇头,道:“左右也躲不过去,不要让他徒添悲哀,此刻他只认为祸事已经过去,心里欢喜,那就让他继续欢喜着罢。”
  说着,松老摆了摆手,颇有些许萧索之意。
  ……
  入夜。
  苏庭疲累不堪,沉沉入睡。
  但真正睡下之后,却总觉得又不甚安稳。
  睡梦之中,总有隐忧之感,烦躁不堪。
  他翻来覆去,无法彻底入睡,但却又不能清醒过来,连眼皮也沉重得无法睁开。
  如此过了许久。
  忽地雷响一声!
  他只觉一切都在变幻,自身起伏不定,仿佛飘在云端,时而升起,时而又坠落,砸在地上。
  他心中沉闷,心觉不安。
  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 苏庭愈发不安,忽地,一阵悸动传来。
  眼前景色已然变幻。
  只觉四面八方,都是朦胧一片,仿佛迷雾之中,更像是天地未开,混沌未分的时期。
  苏庭经过一次这样的场面,他心中明白,这是自家的识海,乃是意识所在,上一次……他便是被符水引动,来到了这里,引出了陆压道君深藏在识海中的传承。
  如今他便又到了这里。
  莫非还有一次传承?
  莫非是关于功法的传承?
  苏庭这般想着,心中悸动愈发强烈。
  “不对啊,如此悸动,如此不安,可不像是好事啊……”
  他略微屏息,目光扫过。
  忽然,他目光凝住。
  只见前方朦胧白雾之前,忽有许多黑色烟尘。
  那黑色烟尘,逐渐凝聚,逐渐变化,赫然化作一个黑色的身影。
  这个身影,通体漆黑,没有面貌,只是有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意味,遥远而不可近之,恍惚之间,竟像是俯视着人间的天神一般。
  苏庭深吸口气,只觉对方……来者不善!
  “竟是不能降临?”
  那黑色人影缓缓开口,声音苍老,却显得极为沉厚,道:“本座将九神蝶借于阴九,任他参悟阴神之妙,曾言人在蝶在……既然九神蝶已经化作灰烬,只残留本座半缕阴神,也便代表着阴九已经身亡。”
  尽管苏庭听得不甚明白,但他大约听得出来,所谓阴九,多半就是那个黑袍人。
  此刻,眼前的黑色人影,似乎把目光落在了苏庭的身上。
  “仅是一介凡人,也没本事杀掉阴九,何以这半缕阴神,落于你身?”
  苍老声音,略带疑惑,但尽管如此,声音依然响彻各方,有着如同天神般的神威,令人心悸而颤抖。
  苏庭心中悸动,但却勉强冷静了下来。
  阴九是被蛊蛇吞食,而蛊蛇是被他借用五行甲的神力而灭去,但在这黑影的眼中,自己不过一介凡人,绝不是杀人凶手。
  这样也好,或可免去杀身之祸。
  “晚辈不过路经半途,被一缕灰尘洒在眼睛,压根不知究竟。”
  苏庭正要解释,却又住口不言,只觉言多必失,若是解释得过于清楚,反而会被对方察觉。
  但尽管他如此应答,可那黑影已是无意放他活路。
  “不管如何,既然阴神落于你身,就是你的事情。”
  黑影低沉道:“本座便灭了你的魂魄,占了你的肉身,姑且算是为阴九报仇,也是保全这缕阴神的办法了。”
  苏庭闻言,退了数步。
  黑影徐徐上前,逼近过来。
  苏庭一退再退。
  黑影一进再进。
  退了十余步,苏庭忽然一震,似乎明白了什么,然后停了下来。
  黑影也随之停下,平淡道:“不挣扎了?”
  苏庭叹了一声,道:“前辈当真是要灭我魂魄,教我魂飞魄散?”
  黑影语气依旧,高高在上,道:“本座一生,杀戮无数,决意要杀的人,从来不曾悔改。”
  苏庭叹息道:“那就可怜了。”
  黑影桀桀发笑,甚是森冷,说道:“你不可怜了,本座一向喜欢虐杀,今日灭你魂魄,也算给你一个痛。”
  苏庭微微摇头,道:“我是说你可怜。”
  黑影当即一怔,旋即失笑,道:“不是吓疯了罢?”
  苏庭深吸口气,陡然露出狰狞笑容,旋即怒声骂道:“老家伙,你敢侵我识海,妄图灭我魂魄,但你忘了,这是你家苏爷爷的地盘。”
  言语落下,他往后一退,身子退入迷雾当中,身影顿时朦胧,无法看清。
  “想逃?”
  黑影冷笑一声,便要往前,撞入那迷雾当中。
  然而就在这时,苏庭忽然往前,主动现身,从迷雾当中走出。
  黑影心中一凛,忽有惊悸,生出骇然之心。
  “这……”
  黑影目光凝住,只见从迷雾当中现身的苏庭,手中已然多了一物,正是一个葫芦。
  他本身乃是人上之人,道行高深,有趋吉避凶之本能,尽管只是一缕分神,但也同样有着对于危机的预感。
  此刻见了那葫芦,这黑影只觉这刹那之间,忽有一缕寒意笼罩全身。
  他来不及反应,便见苏庭面露冷笑,双手捧住葫芦,往前一递。
  随后,苏庭双手退回。
  而那葫芦,便悬停空中。
  此时此刻,这葫芦的模样,便在黑袍人眼中,看得一清二楚。
  葫芦通体红色,宛如石质,显得古旧斑驳。
  “这……”那上人见了此物,莫名心惊,陡然有一股寒气,从背脊而发,升至后脑,侵入骨髓。
  他有心要迅速出手,立即杀死苏庭,杜绝后患,但见了这个葫芦,心中却又萌生退意。
  还在犹疑间,便见苏庭露出几许笑意,双手作礼,躬身施礼,道了一声。
  “请宝贝现身!”
  一声落下,那葫芦之上,忽地升起一道白芒,宛如细线,高达三丈。
  而细线之上,有一灵物,眼眉俱有,背生双翅,约七寸五分。
  那物事低头看来,双目与上人对视。
  上人只觉脑海嗡地一声,然后神智失散,眼前一片空白,不知左右。
  苏庭又施一礼,道:“请宝贝转身!”
  一声落,葫芦细线之上那物事转了三转。
  那上人浑身无力,双膝跪倒,低下头去。
  随着他垂首低头,那脑袋便坠落了下来,落在迷雾里。
  轰!
  顷刻之间,这上人的分神,身首分离,无论是头颅还是身躯,便就此化作烟尘,袅袅散去。
  一缕阴神,散在识海之中。
  “陆压传承在我识海当中,化作这个斩仙飞刀,你家苏小爷的识海,便是万邪不侵,来一个斩一个,来两个斩一双!”
  “什么阴神?什么上人?”
  “我砍不死你!”
  苏庭吐出口气,双手捧回葫芦。
  而就在这时,这朦胧识海,陡然掀起了滔天浪潮。
  惊天动地,十方震荡。
  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 苏庭还未反应过来,识海之中显化的身子,陡然被这浪潮打散,散入这天地之中。
  但苏庭的意识还在。
  苏庭的精神,只觉无比舒畅。
  他顿时醒悟,这是一场莫大的机缘。
  “这厮的一缕阴神,被我识海吞没,成了我的养料?”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1-14 11:05:02  ExecTime:0.021